快捷搜索:  as  xxx

青春的别样体验—青年“叹老”现象的叙事研究

原标题:青春的别样体验—青年“叹老”现象的叙事研究

作者:权福军

来源: 《中国青年研究》2014年第三期

摘 要:本研究主要综合 6 位 80 后和 90 后青年的叙说,描述青年的叹老心态及其成因,采用深度访谈和参与式观察等质性研究方法获得研究资料,进行叙说分析。研究发现,“叹老”不仅仅是年龄问题,也是青年生活压力下的焦虑情绪的释放,是青年理想受阻后的冷漠。青年“叹老”并不代表着精神上的“衰老”,要警惕青年由“习得性无助”滑入“下流社会”,更要建立起青年所需要的社会支持系统。

关键词:叹老 ;青年 ;质性研究 ;叙事

一、研究背景及目的

“青年”是处在一定社会形态中从儿童向成年过渡的社会群体和热情奔放、探索着认识和改造世界的先锋队[1]。“青年”的定义在世界各地因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等情况的不同而有较大差异,仅就年龄划分来看,就差别很大。比如,联合国把15-24 岁的人称为青年,世界卫生组织则把 14-44 岁的人称为青年,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则认为14-34 岁的人为青年人。虽然人们对“青年”的定义不同,年龄界定不同,但古往今来,人们都把最美好的形容词献给了“青年”。翻开词典,你会发现,血气方刚、朝气蓬勃、风华正茂、旭日东升、如日中天、年轻力壮、生龙活虎等一些美好的字眼都是用来形容青年人的。

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往往把青年和青春画上等号,因为青年是人的一生中最美好的岁月。人们往往这样来诠释青春:青春是一首歌,一首充满朝气的歌,它奋发向上、斗志昂扬 ;青春是一张面庞,一张充满自信与欢乐的面庞,它笑容灿烂、美丽动人 ;青春是一条路,一条充满鲜花和掌声的路,它前途明亮、前程似锦。

可时至今日,人们对青春似乎又有了新的解读。2010 年深秋,筷子兄弟的大作《老男孩》一夜之间在互联网迅速流传。《老男孩》讲述了一对痴迷迈克尔 · 杰克逊十几年的平凡“老男孩”重新登台找回梦想的故事。故事以80 后“小人物”肖大宝、王小帅为主线,多年前,他们穿着校服心怀音乐梦,弹着吉他,苦练迈克尔 · 杰克逊(MJ)的招牌霹雳舞,参加校园选秀却最终碰壁。多年后,MJ 去世的消息,让他们再拾青春梦,作为最大龄的草根“筷子”组合参加电视选秀大赛,虽然最终止步于50 强,但却对生活有了全新的理解。在《老男孩》上线的十几天内,感动了来自 60至 90 后的各年龄层的广大观众,仅在优酷网平台上点击率就逼近 5000 万,很多人流下了对青春唏嘘的泪水。一时间,“缅怀青春记忆、追溯失去梦想”成为引人注目的核心词。“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片尾曲的这句歌词也成了很多人的QQ、MSN签名。

2013 年4 月 26 日,赵薇导演的处女作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在全国公映,电影讲述了大学女生郑微在校园生活中先后喜欢上两个男孩,但对方都不辞而别,进入社会后郑微与两个男孩重逢,两个男孩重新对其展开追求,郑微陷入情感抉择的故事。影片的叙事从校园生活一直到社会生活,经历了十多年的时间跨度。校园生活中,青春期男女的爱情、友情充满了童话般的美好幻想;而现实生活却带给人们种种的苍凉与无奈,梦幻破碎的这种前后反差刺穿了现实的种种虚伪,折射出了现实的残酷与无奈。影片上映后,引来青年观众争先恐后地观看。

从《老男孩》唱哭无数80 后,到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的大受追捧,人们发现这样一个现象 :不少青年人在集体怀旧的同时,似乎又开始集体“叹老”—总感慨自己“老了”、“落伍了”、“世界属于‘00 后’了”,为此,他们被调侃为“叹老族”。青春本是充满着力量和激情,充满着期待和理想的时期,而青年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叹老”现象,青年“叹老”的原因是什么?青年“叹老”真的是精神上的“早衰”吗?带着这些问题,我们进行了本次研究。研究的目的是描绘青年“叹老”的表现特征,分析青年“叹老”的深层社会心理原因,探讨社会如何给广大青年提供更公平的竞争环境和更广阔的上升空间。

二、研究方法与研究对象

1、叙事研究的质性研究方法

社会学大师米尔斯指出,不是方法决定了问题,而是问题决定了方法。研究方法的确定需要与研究问题相契合。要研究青年人当下的一种心理状态和心理体验,而这种心理状态和心理体验,包含情感、直觉、想象等心理活动,这就决定了研究人文社会科学现象与研究物理世界的自然科学有本质的不同,所以本研究主要采用质性研究方法。

本研究搜集资料的方式,以自然的情境中与研究对象进行深度的访谈及相关背景资料的探讨为主,研究者本身集观察、访谈、记录、分析者的角色于一身,将搜集所得资料详细地以文字叙写,研究的目的是全面深入地了解这些研究对象,而非提出具有统计性的观察摘要,于是采用叙事研究的质性研究方法。“叙事”一词最常用于文学领域,是一种创作手法,即叙说按时间顺序所发生的事情或事件[2]。

自20 世纪 80 年代以来,“叙事”开始在社会科学研究中频繁出现,叙事研究方法也开始在人类学、社会学、教育学以及心理学在内的社会科学研究中广泛兴起。由于人们系透过其所叙说的故事,来为其生活赋予意义不明之处,故如要研究人们如何建构其生活经验之意义,叙事研究应是最恰当的研究方式。透过叙说、书写、阅读和倾听生命故事—自己和别人的—人们可以更了解自己和别人伴随着经验而来的想法和感受,可以跨越文化的藩篱,并深化对其历史轨迹和可能发展的理解。而且无论是书写或叙说,故事的叙事者提供了比所说的故事书本身更多元的意义[3]。

“质性研究不只是个研究,她借着研究来丰富受访者和研究者的生命,透过叙说得以再一次厘清、看清,透过分析得以理解生命中的差异性和无限的可能性”[4]。

2、研究对象

本研究采用立意取样,选择了六个案例作为研究对象。寻找研究对象时,充分考虑到研究对象性别、年龄、职业等方面的差异,以下是研究参与者的基本资料:

叙说访谈的特点是非结构化、使用开放式问题,以及考量社会建构(受访者说出这些话的背后理由)。

因此,本研究与每位参与者安排一次深度访谈,时间为 2 个小时左右,通过开放式问题与对话的过程,刺激受访者描绘他(她)的想法或感受,说明哪些事件对他(她)很重要或具意义。在研究伦理的考量上,本研究考虑到参与者会否因揭露自我情绪而产生不安全感,因此,承诺对所披露的内容作匿名保护,不披露个人基本资料,希望能缓解参与者的顾虑,使他们能真诚合作。

三、研究发现与讨论

1、“叹老”抑或是年龄惹的祸?

坐在我面前的亚东,出生于 1982 年,2004 年计算机专业毕业后进入一家小型私企,一直做农资方面的销售工作,几乎跑遍了大半个中国。亚东高高的个头,清瘦的身材,上身穿白色短袖衬衣,下身穿黑色西裤,这种标准的职业装扮使亚东看起来更显得稳重与成熟。我们之间的谈话直入主题:

问 :听说过“叹老族”这个词吗?

亚东 :没有,“叹老族”指什么?

问 :青年的一种叹老现象,就是说,现在的 80后 90 后感觉自己老了,人们就调侃地称为“叹老族”。

亚东 :可能现在压力大的因素,造成了 80、90的心态吧。我认为不是心态老,是社会浮躁。

问 :你有感觉自己老了的心态吗?

亚东 :我心态很好,昨晚还和 80 末的去唱歌吃烧烤呢。不过话又说回来,自己也确实感到了一种危机感。

问 :哦,有一种危机感,什么样的危机感呢?

亚东 :渴望成功啊。我想抓紧回济南工作,济南学校多,工作之余可以多学点东西。所以急着充电。

问 :什么原因使你产生这种危机感?

亚东 :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方面就是 90 后的孩子给我带来一种压力。他们的闯劲,他们的积极主动开创的性格,他们的思维活跃,在他们面前,我会有一种自己老了的感觉。

问 :能举个例子吗?

亚东 :比如我们元旦晚会以前都是老员工做,去年我们给了新来的年轻人去做,他们在元旦晚会的安排上,舞台的布置、舞蹈的选用上,形式的多样化、新颖化,让我们耳目一新。

青春也是一种比较,正如 1989 年出生的阿震在谈到什么时候感觉自己老的时候,伤感地说道:“看见高中生穿着校服走在马路上的时候感觉自己的青春已经离开好久了”;

1989 年出生的晓荷也有同样的伤感 :“当小孩子叫我阿姨的时候感觉自己老了”;

钢子说 :“工作以后看到比自己更年轻的人也参加工作了,感觉自己老了”;

而 1991 年出生的兰兰,感觉也有些庸人自扰的味道:“看到高中生、中专生都开始谈恋爱了,自己至今单身一人,感慨自己老了”。

2、叹老”是压力下的情绪释放

感叹自己老了,难道仅仅是“年龄”惹的祸?1988 年出生的君强,2009 年专科毕业后就南下广州,现在一家 NGO 组织做青年志愿者培训和组织工作,虽说工作才三年多,但说到“叹老”,他也很无奈:

君强 :“有两个事情让我感觉自己有老的感觉,和大学生志愿者聊天时一问他们都是 93 年、94 年的,突然就觉得自己已经 25 了。另一个事情就觉得都已经这么大了还一无所有,家里和自己这么大的都结婚生孩子,甚至有房有车了,觉得压力太大了。

问 :那你觉得青年人“叹老”主要原因是什么?

君强:主要还是社会问题,当然个人的原因也有。主要是因为社会给的压力比较大,像刚刚说的感觉都 25 了还一无所成,“月光”就不说了还要“啃老”,马上面对结婚的现实却一无所有。

问 :你感觉生活中最大的压力来自于哪方面

君强 :结婚、买房子、车,这些都是的。

随着市场化进程的日益深入,经济收入成为衡量社会成员社会地位的重要指标之一,青年阶段正处在一个百需待补的特殊时期,租房、购房、学习、交往、买车、结婚、生育等方面都需要一笔不小的开支,生活重压下带来的金钱焦虑,通过“叹老”得以释放。

因此,说到为什么会叹老,“压力大,害怕面对生活的困难(兰兰)”、“生活压力太大,情感世界太复杂,最大的压力来源于日益复杂的人际关系(晓荷)”、“压力大,生活圈子太复杂,究其原因自身成长、心理方面都有,但社会问题占上风(阿震)”等等。

3、“叹老”是理想受阻后的冷漠

1986 年生人的钢子,从小学成绩就一直出色,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天才”。直到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虽然不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名牌,但进来后发现身边什么人都有,其实自己也不过这么回事。

因为学新闻,毕了业,进了外地一个还不错的单位,但也不是什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单位。拿着不高的收入,住着租的房子,没有户口。后来,为了那个所谓的新闻理想和金钱,咬牙去了一个月薪更高一点的地方,每天为了新闻跑来跑去,可是几年过去,他发现自己的文章根本没有影响谁,更别说影响这个时代。还有自童年时代就喜欢的跑车,依旧只能在车展的人堆里挤着看两眼。

在这个大城市里,依然住在钢筋混凝土铸成的一个小角落,深深知道如此以往,这辈子都买不了一套房。

那天,钢子的一句调侃的话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子里:“我已经意识到现在几乎就是自己的未来,隔壁李大爷就是 30 年后的我,哦不,李大爷还有套房”,诙谐中浸透着无奈和辛酸。

在广州工作的君强也有同样的感悟:这个社会的节奏在加快,尤其是在一线大城市,每天都会有无数的年轻人涌入,又有无数的人离开,再有无数的人涌入。去人才市场看看,别说桌子上,满地都是简历。这时你会发现,你如果离你的目标不够贴近,还指望找到一个平台再开始奔向理想,那就立马被比下去了。这时候你就会发现不叹老也不行了,因为你已经被作为“老人”了。

4、“叹老”是否意味着精神上“衰老”?

“叹老”是否就意味着当代青年人对未来已经失去了热情,对理想失去了追求?

1989 年出生的阿震,2010 年专科毕业后就职于一家青少年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担任青少年项目社工。问及目前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他说希望规划一下自己,在以后的发展中能够后来居上,最眼下的就是去学习一些专业知识和专业技术的东西,比如:希望自己能有机会去香港参加历奇培训,让自己掌握一些新的技术。工作了近十年的亚东,更是有一种紧迫感 :

问 :目前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亚东 :一是结婚,二是换个工作,找个对自己未来的事业有帮助的单位。

问 :哦,有女朋友了吗?

亚东 :早就有了,但现在工作在两地。

问 :有婚房了吗?亚东 :老家有房子。但女朋友家里不想让我们回到老家。所以我现在最大的压力就是挣钱买房子。

问 :那你工作也快十年了,能问个比较隐私的问题吗?你可以不回答。

亚东 :瞧你说的,问吧。

问 :你现在的收入是个什么情况?每月工资有多少?能给我个范围吗?

亚东 :3600 元到 4000 元。

问 :全部的收入吗?

亚东 :是的。所以现在收入差距是很大的,尤其是行业差距。我有个哥们儿在歌厅,他正常工资和我差不多,但其他的待遇比我们好多了,他才是前年去的。

问 :那你想调换一个什么样的单位?

亚东 :对自己未来的事业有帮助的单位,主要是适合自己发展的。我在大学时学的是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2000 年,那是计算机兴盛的年代,大学都纷纷开设计算机专业,可现在做的是农资销售工作,专业一点也不对口。当时快毕业时,因为感情问题,心情不太好,考研失利,所以就来到了这个公司。我现在体会到入行的时候最重要的是选择好的行业和公司,开始不要在意你的待遇,而是要看好你的发展前景,对个人的发展有限制的单位不能去。现在回过头来看,觉得那时很傻,因为感情问题就自暴自弃,傻的错过了很多机会。

问 :不能说是傻,可以说是一种脆弱吧。

亚东 :是啊,这也是年轻人应当付出的代价吧。

问 :那你觉得现在再找一分稳定的工作重要还是具有挑战性的工作重要?

亚东 :当然是会选择挑战性的工作。工作久了,一是单位久了,二是工作时间久了,就没有了积极性,身心的疲惫。所以来个挑战性的工作能唤起过去的激情。

考上公务员不久的晓荷,也感受到了工作激情的重要性。虽说公务员岗位是大家所羡慕的职业,但晓荷却找不到一点兴奋的感觉,每天上班对着电脑,一坐就是一天。“那天一抬头,看见坐在对面年龄还不到50 岁的主任已经白发苍苍,我不由地打了个冷战:这不就是 20 年以后的我吗!心顿时凉了一半。”

因此,晓荷也开始在心里规划自己的未来,想利用业余时间多学一些知识,抓紧时间给自己充电,使自己不至于陷入繁杂的事务而迷失了自己。问到君强的打算,他的第一反应是“挣钱呗,然后做好机构的管理工作,与机构一起成长”。

相比之下,兰兰对未来的期望则更实际 :“努力挣钱,然后找一个合适的男朋友,结婚成家”。

四、总结与建议

1、“叹老”现象有着深层的社会心理原因

学者沈杰指出,在当下中国的多元时空中,社会心理变迁呈现出复杂的模式,后现代价值观在 20 世纪 80 年代出生的人们身上开始浮现,在 20 世纪 90年代出生的群体中进一步彰显,从而形成了现代价值观与后现代价值观在中国青年身上交织的局面。

现代价值观主要特点之一是把物质主义作为一种价值观,把财富的获取和拥有看作生活之中心、成功之关键、幸福之根本。而后物质主义价值观的主要内涵是强调自我表达,珍视个人自由,重新关注意义,倡导宽容品质,注重民主和参与,重视环境保护等。

青年“叹老”现象,是这两种价值观激烈碰撞后的产物。现在青年的成长周期被拉长了,即在刚步入社会时大约已二十七八岁了,但心智成长和社会可支配的资源都还比较薄弱,在物质主义影响下却非常渴望获得超越式的成绩。而目前社会阶层正在板结,上升通道遇阻,成功变得更难,加上房和车等压力,很容易让青年人过早地感受到经济的压力。

由于赚钱的机会越来越难得,在婚恋方面,男女双方都会对婚恋对象的经济基础进行考虑,所以,这些世俗压力也会让青年人感到本不属于这个年龄段的现实生活压力。青年人想摆脱却又摆脱不掉这些世俗的成功观念带来的压力,只能在心理上给自己找一个退路,以“老”自嘲了。

2、警惕由“习得性无助”滑入“下流社会”

心理学意义上的“习得性无助”是指在愿望多次受到挫折以后表现出来的绝望和放弃的态度。青年人的习得性无助表现为信仰迷失、缺乏自信、生活态度悲观等等,习得性无助也是青年怀旧、“叹老”现象的隐性驱动力。日本社会学家三浦展提出的“下流社会”的概念对我们很有警示作用。

“下流社会”特指青年人面对严酷的竞争压力,逃避事业、家庭、社会的责任,在工作、婚恋、学习中自我放弃,最终导致从社会中间层向下滑落,“下流社会”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对人生的热情不在。“热情”是能够代表青年形象的一种品质。青年应该是对国家、社会、自己的学业、生活都抱有热烈的感情。“叹老”作为一种面对压力时的心理防御机制尚可,如果因为“叹老”而带来精神上的“衰老”,则当引起足够的重视。

3、建立青年所需要的社会支持系统

制定青年社会政策和完善青年工作机制。访谈中,在问到对社会有什么期望时,君强深有感触地说:“做社工发现好多东西都卡在政策和大环境上,希望在政策上更科学些合理些,帮助有真正需要的人。

当然也要给我们涨一下工资,福利待遇要好些”。当前需要政府和社会做的事情还很多,比如,健全下岗失业青年社会保障体系,建立各年龄段青年,尤其是进城务工青年的相关培训体系,完善以能力为本的人才选拔机制,完善以业绩为本的职务晋升机制等。加强社会文化建设,营造能让青年感受理想和意义的精神家园。

很多青年人都没想明白,用青年人调侃的话说就是“三观”不清,他们根本没留意过宇宙,没想过世界,没叩问过自己的人生,所以眼前只见时间哗哗流走,每天必感叹自己垂垂老矣,其实因为没看到恒久的价值,没看见珍珠项链里的那根线。因此,营造一种能让青年感受理想和意义的精神家园十分重要,把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和现代化所强调的理性精神、自立意识相结合,从而塑造出现代青年崭新、全面的强势人格。

参考文献

[1]文献良 .青年概念试析[J]. 社会科学研究,1984(10):102.

[2]陈振中. 论教育叙事研究的若干理论问题[J]. 上海教育科研,2005(9).

[3]吴芝仪 . 叙事研究的方法论探讨[M]. 齐力,林本炫 . 质性研究方法与资料分析 . 南华大学生教育社会学研究所,2005.

[4]Ian Shaw & Nick Gould. 社工质性研究[M]. 万育维 . 华都文化事业有限公司,2008.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